西安鸿飞建筑工程有限公司
防水媒体被收买比建筑渗漏更可怕
来源:转载防水您我他作者:鸿飞西安堵漏公司网址:http://www.xahongfei.com 

  近日,大家似乎都关注过一个非常可怕的现象:即《新京报》、《中国建材报》发文攻击聚乙烯丙纶防水卷材一事,据透露是因“媒体被收买”。企业收买媒体最常见就是《新京报》、《中国建材报》针对聚乙烯丙纶防水卷材这一软文发布方式,软文精妙之处就在于一个“软”字,好似绵里藏针,收而不露,由于完全打破了广告和新闻界限,读者自然深信不疑。

 “谁干掉聚乙烯丙纶防水卷材,谁就控制了中国的防水市场,谁就占据中国防水界高峰。”这样的言论令人震惊。当少数人参与了“干掉聚乙烯丙纶防水卷材”的幕后交易,聚乙烯丙纶防水卷材之争已经牵扯上各方利益,聚乙烯丙纶防水卷材之争显然已不再是一个纯粹的材料问题。面对某企业集团从自身发展利益出发确定淘汰聚乙烯丙纶防水卷材,违背产业发展客观规律,一个本该及时、客观、权威、全面、平视的去引导公众,让公众自己去选择,让市场去淘汰其产品的媒体,如今被几个铜板收买,成了帮凶、成了刽子手。

 《新京报》家居版的记者曾到访防水行业老大东方雨虹,写下“工地测评︱要想厨卫不漏水,细节处理需到位”一文。据北京聚乙烯丙纶防水卷材生产施工大企业施工人员表示,其施工工地并未见《新京报》家居版记者到访,可见其2016年12月8日所写《劣质防水材料困扰建筑防水》一文是未经实地考察的“编写”,失去了新闻报道所坚持的真实客观公正原则,是违反新闻职业道德和从业规范的错误行为。

 《中国建材报》记者2017年2月24日所写文章普遍文理不通、牵强附会。《中国建材报》记者所“撰”四个版的真实用意,颇具“笑”意,耐人寻味!按其所说“作为行业媒体,经过多方采访和研究,在对此材料的性能、生产、施工、应用等方面进行充分了解。”之后,还能写出这样的文章,我不得不说《中国建材报》记者除了失去了新闻报道所坚持的真实客观公正原则、违反新闻职业道德和从业规范,其三观也出现了问题。

  究竟是什么原因让《中国建材报》刘媛媛、毕德鹏、张雅丽、段丹晨、黄莹、韦尧、蔺凯、伊梁祎等几位记者同时将聚乙烯丙纶防水卷材定性为“渗漏之痈”?又是怎么得出“聚乙烯丙纶防水卷材是不称职材料”“聚乙烯丙纶用作防水材料,在全球绝无仅有”“聚乙烯丙纶防水卷材在防水行业内已呈侵略之势”“把整个防水行业搅得天翻地覆”“导致建筑垃圾激增”等惊悚结论?《中国建材报》版面负责人是如何复核那四个版针对聚乙烯丙纶防水卷材内容的?是什么原因让《中国建材报》的几位记者集体发声?面对质疑,又是什么原因让《中国建材报》的几位记者集体失声?媒体都有其严格的出版流程,是什么原因不走正常流程?是什么原因促使中国建材报近1/5的记者如此冒险,发出一份四个版却经不起推敲的所谓的“核心报道”。抹黑聚乙烯丙纶防水卷材究竟有何利益,其间又是谁在充当推手?

  作为社会公器的媒体,当你被一些企业利用,商业成分远高于新闻报道本身,把媒体报道作为企业进行不正当竞争、打击竞争对手的手段和砝码时,你是否想过你掌握的版面或时间,是为公众利益服务的?你是否知道为满足大款们无限发财欲望服务,将对媒体本身的诚信和公信力造成多大的伤害?

  抛开“如何证明中国建筑渗漏就是聚乙烯丙纶防水卷材造成”这一问题,如果媒体被企业收买属实,其危害远远超出那高达95.33%的渗漏。